新聞中心

三年周期過長,新能源車補貼發放卡在哪兒
 時間:2020-05-14 10:36:08 來源: 中國汽車報 點擊: 

   5月6日,東風汽車發布收到國家新能源汽車推廣補貼的公告。公告顯示,根據《省財政廳關于提前下達中央2020年節能減排(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預算的通知》,東風汽車于2020年4月30日收到襄陽市財政局轉支付的第二批2017年度新能源汽車購置補貼清算資金3億元。

 
  在東風汽車之前拿到大額財政補貼的是比亞迪。3月2日,比亞迪發布公告,其控股子公司比亞迪汽車工業有限公司,收到深圳市坪山區財政局轉支付的2017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中央財政補助資金合計13.4億元。
 
  賣出去的新能源汽車,往往兩年甚至3年之后才能領到財政補貼,而這些財政補貼往往是企業當年利潤的重要一部分,甚至是決定企業生死的“救命錢”,補貼發放周期過長直接影響企業的正常經營甚至導致連環債的發生。新能源汽車財政補貼發放為何如此緩慢?卡在哪些環節?記者就此展開調查。
 
  ■“騙補”事件后審批流程繁瑣
 
  繁瑣的審批流程是新能源汽車財政補貼發放緩慢的一個重要原因。在國家先后出臺的一系列財政補貼政策之中,審批變得越來越嚴格。
 
  在2015年4月有關部委發布的《關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支持政策的通知》(財建〔2015〕134號)中明確規定,補助對象是消費者。新能源汽車生產企業在銷售新能源汽車產品時按照扣減補助后的價格與消費者進行結算,中央財政按程序將企業墊付的補助資金再撥付給生產企業。
 
  這意味著企業要先墊付補貼,然后由中央財政按程序再將這部分資金撥付給企業,而企業要想拿到這筆墊付的資金,則需要走申報和下達流程。該政策對資金申報和下達做了兩點規定。
 
  一是年初預撥補助資金。每年2月底前,生產企業將本年度新能源汽車預計銷售情況通過企業注冊所在地財政、科技、工信、發改部門(以下簡稱“四部門”)申報,由四部門負責審核并于3月底前逐級上報至四部委。四部委組織審核后按照一定比例預撥補助資金。
 
  二是年度終了后進行資金清算。年度終了后,2月底前,生產企業提交上年度的清算報告及產品銷售、運行情況,包括銷售發票、產品技術參數和車輛注冊登記信息等,按照上述渠道于3月底前逐級上報至財政部等四部委。四部委組織審核并對補助資金進行清算。
 
  按照這項政策,從申報到拿到全部補貼,最快只需要一年多一點的時間,可是在2016年新能源汽車“騙補”事件發生之后,相關部委于2016年年底專門出臺了《關于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審批責任有關事項的通知》(財建〔2016〕877號),其目的是為進一步規范和加強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助資金管理,明確資金申報、分配、使用各環節責任,確保資金安全。
 
  按照這一最新通知,資金申報程序明確為生產企業提交資金清算報告及產品銷售、運行情況等材料,企業注冊所在地新能源汽車推廣牽頭部門會同其他有關部門對企業所上報材料審查核實并公示無異后,逐級報省級新能源汽車推廣牽頭部門,同時抄送其他有關部門;省級新能源汽車推廣牽頭部門會同其他相關部門,經財務審查、資料審核和重點抽查后整理匯總,將材料報送至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并抄送同級其他部門。工信部會同有關部門組織對各地資金申請報告進行審核,并對企業實際推廣情況進行重點核查,形成核查報告。財政部根據工信部出具的核查報告按程序撥付補貼資金。
 
  更大的變化是此后相關部委出臺的《關于調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其中規定,非個人用戶購買的新能源汽車申請補貼,累計行駛里程須達到3萬公里(作業類專用車除外),補貼標準和技術要求按照車輛獲得行駛證年度執行。
 
  審批流程的層層把關以及愈加嚴格,使得財政補貼從最開始的企業申報,到通過政府的最后核查需要更長的時間。2019年7月26日,財政部等四部委聯合發布《關于開展2018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清算的通知》,這意味著此前的財政補貼資金才開始真正清算。
 
  ■運營車輛過多導致延緩
 
  在2016年新能源汽車“騙補”事件發生后,為了堵住漏洞,對非個人購買的運營車輛增加了累計行駛里程須達到3萬公里的要求,且需要接入統一的監管平臺。
 
  在過去的幾年時間,新能源汽車消費比例中,私人消費的貢獻大約有三成,這意味著有七成的車輛都需要達到累計至少3萬公里的行駛里程要求。可是,一個客觀的現實是,大量的運營車輛都是共享汽車,這些車輛絕大部分根本沒有足夠高的使用頻率。
 
  “這個政策規定公司用戶的新能源車輛行駛3萬公里之后才能拿到補貼,可是現在租賃市場太小,一輛車一年可能才跑1萬~2萬公里,3年以后才能夠拿到補貼的話,企業資金壓力和時間成本太大了。”一位新能源汽車相關負責人如是說。
 
  雖然在此后出臺的調整政策,將3萬公里的要求下降為2萬公里,但企業仍然難以在短時間內達到這一要求,從而申報補貼。
 
  原因在于,大量的企業用戶并不等同于市場真正剛需,特別是在高額財政補貼的誘惑下,相當一部分汽車企業玩起了“左手倒右手”的游戲,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市場虛假繁榮,甚至有些故障車輛流入市場。
 
  曾經在全國風靡一時的盼達用車就曾起訴力帆乘用車。盼達用車購買了近萬輛力帆的新能源汽車,但這些車輛在后續運營過程中出現電池嚴重衰減、設計缺陷等質量問題,導致大部分車輛出現故障需長期維修。試想,這些存在嚴重隱患的運營車輛,想要跑到2萬公里,其需要時間之長和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部分地方政府苦于財政壓力
 
  在地方補貼被完全取消之前,很多地方的新能源汽車財政補貼涉及中央、省、市三級,分別按照比例承擔。可是,因種種原因,地方政府往往有意無意地拖欠,導致補貼發放不及時的現象出現。
 
  2016年在河北滄州發生的地方財政補貼被拖欠就是一個典型案例。2015年5月,為推動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工作,規范專項資金的使用管理,滄州市財政局、滄州市工信局聯合印發了《滄州市省級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兌補辦法》。辦法規定,超級電容、鈦酸鋰快充純電動客車定額補貼15萬元。其中規定,市財政局負責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的撥付、使用情況的監督管理。經市工信局、市財政局審核通過后,市財政局將補助資金撥付到相關縣(市)區財政局和市屬及以上單位,縣(市)區財政局負責將補助資金撥付到所在縣區申請人賬戶。
 
  可是,最終15萬元補貼款卻未能及時兌現,而滄州市財政局給出的說法是省財政廳關于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沒有完全到位,不過有媒體采訪河北省財政廳相關負責人后得到的回復是,約5億元新能源汽車補貼資金已經下發到滄州市財政局,資金名稱為“大氣污染防治資金”。有車主質疑,滄州市財政局涉嫌挪用數億補貼資金。
 
  最后,此事件經媒體關注之后得到妥善解決,但反映的卻是部分地方政府“拖欠”補貼不給的現象,而截留上級政府撥付的專項資金也有一定的可能。
 
  “我們聽說上面已經把資金撥下來了,就到市一級部門去詢問,可是得到的回答仍然是還要等,至于等多久,根本沒有準確的時間。”一位客車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
 
  “地方政府,不管是發達城市,還是欠發達城市,他們都有著不小的財政壓力。有的地方政府根本就沒錢,想發也發不出來,上級政府撥付的資金說不定還被挪為他用。而發達城市資金預算也是有限的,一旦推廣數量多了,自然也會拖欠或者打折扣發放。”一位新能源汽車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
 
  ■企業深陷困境盼資金及時到位
 
  為什么應收的財政補貼對新能源汽車企業如此重要,而一旦撥付緩慢就會對經營造成很大的不利影響?這是因為補貼資金往往就是企業的利潤所在,沒有這部分資金,企業就會處于虧損狀態。甚至一些企業已經深陷生死困境才能等到這筆“救命錢”。
 
  以知豆汽車為例,以其2017年4萬輛銷量計算,可以拿到的財政補貼有數十億元,如果這筆財政補貼能夠在其最需要的時候得以發放,至少會緩解其后面發生的“停產欠薪”事件。《中國汽車報》記者了解到,到目前為止,知豆汽車仍然沒有收到財政補貼。
 
  相比知豆,力帆乘用車和眾泰汽車處境稍好。相同的情況是企業都陷入極大的經營困境,不同的是,他們收到了部分財政補貼。
 
  力帆乘用車曾經因為涉嫌“騙補”被取消2016年中央財政補助資金預撥資格,此后經營陷入困境。不過其于2017年11月收到重慶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撥付的2016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地方補貼)2214萬元。
 
  眾泰汽車全資子公司永康眾泰汽車,曾經借助財政補貼有過利潤的快速增長。公開數據顯示,2014年、2015年,其凈利潤為2億元、9.68億元,而其同期獲得新能源財政補貼為4.43億元、11.41億元。然而,隨著財政補貼資金發放時間的延緩以及其他原因,此后眾泰深陷困境,不得不靠政府救助以圖東山再起。
 
  缺錢的眾泰在2019年10月,終于等來了一筆2017年度的新能源汽車財政補貼資金,永康眾泰分公司及江南汽車制造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星沙制造廠和金壇分公司合計獲補2.7億元新能源車補貼。
 
  雖然企業經營出現問題,并不單和補貼資金的發放有關,但確實是一個重要的原因,特別是資金實力不強的企業,很容易被期望中的補貼資金困住。

  ■補貼調整政策改善空間有限
 
  值得注意的是,國家相關部委在此后調整的補貼政策中,也注意到了資金撥付不及時的問題,其解決辦法就是預撥付。
 
  2019年3月,有關部委發布《關于進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財建〔2019〕138號),規定完善清算制度,提高資金效益。從2019年開始,對有運營里程要求的車輛,完成銷售上牌后即預撥一部分資金,滿足里程要求后可按程序申請清算。
 
  不過撥付一部分資金,能解決多大問題,目前還不得而知。即使這部分資金,也不是100%能夠拿到,按規定,銷售上牌的有運營里程要求的車輛,從注冊登記日起2年內運行不滿足2萬公里的不予補助,并在清算時扣回預撥資金。
 
  在4月23日由相關部委聯合發布的《關于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財建〔2020〕86號)中,明確提出完善資金清算制度,提高補貼精度。從2020年起,新能源乘用車、商用車企業單次申報清算車輛數量應分別達到1萬輛、1000輛;補貼政策結束后,對未達到清算車輛數量要求的企業,將安排最終清算。新能源乘用車補貼前售價須在30萬元以下(含30萬元)。
 
  不難發現,政府出于對補貼資金的安全監管考慮,在發放審核上只嚴不松,補貼這份錢越來越難拿。“補貼涉及方方面面,政府管理部門嚴要求可以理解,不過希望能在這個前提下及時撥付到位。”一位新能源客車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
天津武清汽車產業園有限公司    地址:天津市武清區汽車產業園云景道1號 www.bustyblues.com     電話:86-22-22902290/59678696    傳真:86-22-22902289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經營許可證》編號:津ICP備10003951號 技術支持:精一科技

津公網安備 12011402000817號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